新闻详情

公共自行车低碳的秘密

浏览数:53
文章附图

众所周知,传统燃油小汽车出行是一种高碳不环保的方式,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汽油车行驶平均碳排放为155克/公里,在为人们带来无限便利的同时,将大量的二氧化碳留给了我们唯一的地球。近些年来,不少国家大力发展纯电动小汽车,例如特斯拉与掌门人“钢铁侠”马斯克一样,已经成为了一家明星公司,席卷全球媒体,特斯拉电动汽车“绿色低碳”和“高性能运动”的标签深入人心。


算算特斯拉的碳排放

640.jpg640.jpg

特斯拉新车发布仪式上的马斯克


然而事实如何?数字从不说谎。根据上汽新能源和技术管理部数据,特斯拉每天拉着半吨多重的电池在路上行驶,平均每公里耗电约为0.18度。石油本身蕴含能量,而发电则是能量转化的过程,因此电动汽车是否环保的根源,与各个国家的发电结构有关,煤电占比越高,电动车碳排放也就越高。美国主要用的是核电,特斯拉在美国每公里碳排放大概是122克,无疑是环保节能车型。目前中国的电力70%到80%来自于火电,从能源消耗来说,电动汽车使用的是二次能源,这也意味着电动汽车最终在烧着煤炭行驶,根据公开数据测算,特斯拉的碳排放约为175克/公里以上(运动型号碳排放更多),而传统的汽油车大概是150或160克左右。因此,在中国,特斯拉虽然属于纯电动汽车,但是碳排放足迹决定了开着它出行,绝对不是一件低碳环保的事。

再举一个非常重视环保的花园城市新加坡的案例。有车主从香港购买了特斯拉Model S,将其带回了新加坡。根据新加坡政府车辆碳排放(CEVS)标准,低碳车辆可以收到一定数额的退税,然而让他震惊的是Model S在测试后被认定为“非环境友好车型”,被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LTA)处以罚款。原因是该车每公里要消耗444千瓦时电量,被认为使用太多电量而成为“污染源”。其实界定电动汽车是否环保,最重要的是各国对车辆碳排放标准的制定。新加坡政府采用的是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UNECE)的R101标准,该标准规定,对于所有电动车辆,电能源消耗标准是每瓦时0.5克二氧化碳,而特斯拉Model S每公里要消耗0.2千瓦时的电量,折合每公里排放222克二氧化碳,属于“重度污染”范畴,足以构成“污染源”。


低碳生活,人类必将选择的未来

650.jpg

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与夫人骑上杭州“公共自行车”

在一个国家发电方式无法迅速改变的前提下,既然纯电动汽车也未必环保,如何才能对地球多一些呵护,同时也可以便利的出行?很多人会自然而然的提到地铁和公交,其实作为这两种方式的补充手段,同时也是近距离出行的最好选择: 骑公共自行车出行是目前最经济、最低碳、对环境最友好的出行方式,没有之一。 以国内具有成熟公共自行车网络的杭州为例,2011年9月,凭借“世界最大公共自行车”项目起源地,杭州作为全国唯一城市,与巴黎、华盛顿、孟买、伦敦、墨西哥城、墨尔本和都柏林一起,成为全球8座公共自行车服务最棒的城市。让杭州公共自行车刷屏的,还有2016年G20杭州峰会期间,阿根廷总统骑着它游览西湖。和商业共享单车一样,杭州公共自行车互联网化的尝试一直在进行中。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期间,乌镇大街上的公共自行车也是杭州公共自行车有限公司提供的。而在全国400多个推出公共自行车的城市当中,有200多个是杭州模式的输出,这些城市的公共自行车系统整套技术也是从杭州输出的。

670.jpg


杭州第1辆公共自行车赠送交接仪式

把时间拨回到2008年5月1日,杭州公共自行车项目开始试运行,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国平在仪式上骑行编号为“800001”号的公共自行车,杭州也正式进入了公共自行车低碳时代。5年后的2012年7月10日,一支由近百辆公共自行车组成的志愿者车队行驶在杭州市滨江区的马路上,这么多车和人,只为了护送“800001”号公共自行车前往骑行至中国杭州低碳科技馆。“8”代表着2008年,“00001”意味着它是第一辆公共自行车。从2008年5月1日开始,经过了1500多个日日夜夜,7000余次的奔波,它终于搬进了自己的新家:位于滨江的中国杭州低碳科技馆。中国杭州低碳博物馆是一处以“低碳生活,人类必将选择的未来”为主题,重点进行低碳科技的成果展示、理念宣教、科技普及、信息传播等活动,为公众了解“低碳经济、低碳社会、低碳城市、低碳生活”理念提供科普服务。显然,杭州的第一辆公共自行车,找到了它最合适的归宿。


公共自行车,真正低碳的出行方式


2012年10月19日,北京环境交易所,作为全国首家在此挂牌转让碳减排量的公共自行车企业,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推出9个服务点作为绿色低碳与节能减排项目,把减排的616吨碳排放量以21560元的价格成功交易。由此,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成为世界首个公共自行车碳排放成功交易的企业。

680.jpg

杭州公共自行车碳排放交易证书

按挂牌成功交易那天的数据测算,杭州公共自行车平均租用时间约为0.56小时,每次出行里程按2公里计,结合系统12668万人次租用量计算,按每辆私家车出行计算,累计行驶里程25336万公里,按城市交通条件,小汽车每百公里耗油10升计算,以汽油密度0.725 千克/升计算,节约燃油18368.6吨左右;按照每节约1升汽油,减排2.3 千克二氧化碳计算,全年二氧化碳减排量可达58272.8吨。这,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杭州公共自行车系统在推进节能减排上的显著成就和不可或缺的地位,也给人们展示了这一系统发展的另一条重要途径。公共自行车企业第一次在国家碳交易平台上完成自愿减排交易,也是全球第一次利用公共自行车为载体进行碳交易。若据此测算,杭州公共自行车整个系统每年可产生碳减排经济效益约在700万元以上,对环境的贡献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绿色出行,不是一个抽象的词组。以“倡导绿色出行、减少环境污染、建设低碳城市”这一宗旨去衡量,最忠实、最出色地履行这一艰巨任务的城市生活系统,当属公共自行车无疑。


有了精确的统计方法,收获了实际的示范效能,此后的杭州公共自行车年度碳减排量在随着车辆的投放而增长之后趋于稳定。2012、2013年年度租用量0.98亿人次,与小汽车相比,约减少12.82万吨二氧化碳排放,一年节省的燃油费相当于政府对公共自行车全部的财政性投入。2014年,全年租用量1.10亿人次,免费率超过96%,人均出行距离3.0-5.0公里,与小汽车相比,约减少14.63万吨二氧化碳排放;2015年,1.15亿人次,同等计算方式下减少碳排放15.25万吨。

123.jpg

公共自行车接驳地铁成为市民重要出行方式

此后数年,由于城市高架道路更加四通八达,地铁逐渐成网,人们的出行有了更多的选择。杭州公共自行车的减排数据始终维持同等水平,但停留在计算本身显然不够。以一己之力带动全社会低碳风尚才是杭州公共自行车使命心达的信念所在。科技的进步也必将使杭州公共自行车的低碳。政府主导的公共自行车,在科技研发上也丝毫不落后。就如同开汽车时有即时油耗的显示一样,杭州公共自行车还尝试推出了新版搭载碳排放测试手机软件件G Biker的小红车,以及G Biker独立装置,开始从技术角度尝试实时测算普通市民碳减排量的可能性。就如同知道每天自己跑了多少步数一样,这套装置量化了每一位骑行者对环境做出的贡献,即使在自行车王国哥本哈根,也未有过这样的尝试。与此同时,在无车日开展对最佳骑行用户的物质奖励,吹响了唤醒沉睡环环保意识的绿色号角;以距离换算步行数据并导向公益捐赠,汇聚成席卷城市低碳公益的爱心浪花,,杭州公共自行车正稳健演绎着禄色生活的协奏曲。

《世界城市化展望》一书分析,到2025年47%的城市居民居住在1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中。麦肯锡公司的报告预测,届时中国将出现221个1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23个5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 “中国速度”牵引着城市的迅速扩张,但无论是节能减排、公共卫生与健康,还是人居环境的和谐,都决定了公共政策必须尽早把握手中机会, 做出超前的判断和决策,让城市更加低碳、 宜居,让自然回归拥抱绿色基底。


然而必须重点说明的是,公共自行车作为纯正的公共产品,必须坚持“公共产品,公益定位”的原则,公共自行车活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杭州公共自行车的成功,关键核心在于“三公”,就是“公共产品、公交集团、公众参与”三个关键词的概括。地方政府绝对不应该以利益为重,在财政吃紧的时候砍掉公益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让商业的共享单车来承担其应有的职能,否则必然损害百姓利益,加重环境负担,更违背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初衷。



结 语

790.jpg

库克:正视环保责任,拿出勇气尝试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低碳生活不仅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态度。近日苹果公司CEO库克在新奥尔良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做了毕业演讲,话题主要集中在环保、社会责任上。他说,“在某些方面,我们这一代人辜负了你们,在全球气候变化上,我们花了太多时间辩论。我们一直过于专注于争斗,而不是足够专注于进步。 你可能会成功,可能会失败。但是没有什么比给人类社会留下美好的东西更有价值和意义了。”


未来已来,也许未来发电不再依靠煤炭等非可再生能源,那时候的纯电动小汽车也会成为相对低碳的出行方式。然而在现在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公共自行车依然为最低碳的个人出行方式,以骑行代步,行动虽然无声,却更加铿锵有力。可以说,低碳和绿色是流淌在公共自行车骨子里的血脉,相信既然已经有了一片践行低碳生活的土壤,这效能就理应也需要被择机放大。所谓“今日之击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利用公共自行车的平台,从小开始,将低碳的种子传递出去,绿色的萌芽必将开始繁茂生长。